金融遗忘之地

发布时间:2020-02-14 06:43

各国脱离全球金融体系的原因有很多:政治上的迟钝、主权意识的缺乏、代理银行关系的破裂、甚至埃博拉疫情。但如果我们认为这些地方是遥远而无趣的古老国度,那就错了。

为什么要关心金融遗忘的地方呢?原因比你想象的要多。

一般来说,脱离金融地图之外的地方不会带来任何好处。最明显的是,这对生活在那里的人来说是件坏事,他们失去了一切,从信用变现到基本进口。这对世界其他地区来说也不是好事。

举个最极端的例子,朝鲜脱离相互关联的世界秩序,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当然对全球安全也没有好处。委内瑞拉的衰落对世界也没有任何帮助。有观点认为——尽管其他人,当然包括唐纳德•特朗普会持不同意见——废除本可以让伊朗重返谈判桌的协议,在经济和地缘政治上都是一种倒退。

被孤立的伊朗并不会让世界更安全,我们已经看到这一决定在海湾地区产生的后果。

为什么有些国家会被金融遗忘?答案通常是政治性的,就像上面提到的三个例子一样,但这并不是全部。可以说,更令人担忧的模式是便利:全球金融体系更容易忘记那些没有明显盈利来源的地方。

私营领域不应对此感到惊讶,事实上有证据表明,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代理银行关系一直在迅速消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6年对此进行了详细研究,得出了令人担忧的结论。约55%的银行监管机构报告称,代理银行关系出现了下降,60%的本地银行是如此,而以美国和英国机构为首的75%的大型跨国银行报告称,已退出代理银行关系。

这些下降往往集中在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欧洲和中亚的下降幅度较小。在加勒比地区,约6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以“消除风险”的名义抛弃了代理银行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去风险,一个我们似乎已经学会接受的词汇,是一个有意思的想法,因为只有关系中的一方实际上是降低了风险,而另一方发现自己的处境更糟,孤立无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代理银行关系的退出“在一些受影响国家已达到关键水平,如果不加以解决,可能会产生系统性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这可能破坏金融服务和跨境流动,包括贸易融资和汇款,破坏金融稳定、包容性、增长和发展目标。

我们认为,自基准报告发布以来,未来3年的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贫困

在一些地方,这比不便更糟糕。有大量关于向难民营提供资金的文章,其中一些难民营本身就有城市那么大。

在那里,尽管有这样的逆境,一种“能做到”的态度有时会脱颖而出。但在加沙或索马里等非政府组织对经济至关重要的地方,如果无法让资金进出,他们就无法运行。这可能会把你带到贫穷和失败的国家。

太平洋岛国正被挤出金融包容,而与此同时,气候变化正威胁着他们的生存。图瓦卢和马绍尔群岛要么失去了他们唯一的国际代理银行关系,要么正面临失去这些代理银行关系的威胁,因为发达国家一方的合作伙伴担心合规成本。

马绍尔群岛只有一家国内银行,不能发行信用卡,也没有自动取款机,唯一的国际银行业务关系是与法国巴黎银行旗下的First Hawaiian建立的,后者在2018年宣布,将结束与马绍尔的所有业务关系。

这些太平洋国家极大地依赖汇款——例如,汇款占汤加GDP的27%,萨摩亚占GDP的21%。如果散居海外的人不能再寄钱回家,或者他们再也负担不起相关费用,会发生什么?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9年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服务的全面撤出将是毁灭性的,会抑制贸易,并遏制支持太平洋岛屿家庭收入和增长的汇款流。”

然而,我们很难责怪银行,他们正面临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的合规负担。

股东模式和关于广泛关系是否有利于这些股东的成本效益分析显然是其中的一部分,但不仅仅是利润的问题。审慎的要求更高,经济和贸易制裁更具惩罚性,反洗钱和反恐融资要求更严格,欺诈的威胁更大。

银行面临监管审查和声誉方面的考虑。如今,银行业的首要规则似乎是避免风险,而不是承担风险,这一点比近期记忆中的任何时候都更加明显。

偏远地区的银行已经是异常值。当你在基里巴斯或老挝看到澳新银行的分行时,你想知道他们在那里做什么,但你很高兴他们在那里。比如基里巴斯一号,它是一条生命线,也是一个交汇点,也是一个象征,表明这个地方并没有完全被遗忘,还适宜居住。

因此,我们必须依靠公共部门保持金融一体化的活力。但这也不简单。

一个国家能够游离于金融主流的外部界限,并最终完全脱离,原因有很多。为了理解这一点,有记者走访了位于金融地图边缘的国家,了解一个国家为何难以成为更大图景的一部分。

没有一种一刀切的解决方案可以缓解科索沃得不到世界上一半国家的承认的问题,因为塞尔维亚仍然认为它拥有科索沃;或者是利比里亚一直被等同于埃博拉病毒联的问题,尽管其已近4年没有感染埃博拉病毒;或者库尔德寻求从伊拉克独立,同时又不得不应对这个所谓的伊斯兰国在其边境上崛起的问题。

无法解释阿尔及利亚长达数十年的金融丑闻余波,禁止任何当地拥有的私人银行成立;或者法国占领和越南战争在老挝引起的广泛怀疑;或者海地受管理不善和自然灾害的独特结合两种因素的反复打击。

监管

但也有一些实际的事情可以做。加强和协调监管框架是其中之一:避免银行离开一个国家的最佳方式是,确保你没有给他们离开的理由。

如果一个国家在洗钱和反恐怖融资方面的标准很低,那么银行就不会愿意留下来。有可能加强当地的监管条例,使其保持参与度。多边机构可就此提供技术支持,例如,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采取的主要实际步骤之一。

哥伦比亚就是这样尝试过的国家,并取得了一些成功。巴哈马修改了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指引,部分原因是为了应对代理银行流失。

面临更多挑战的巴勒斯坦金融管理局已尝试在这些框架上实施最佳实践,于2015年12月推出新的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法律。

一些央行已尝试为具体挑战设立特别安排。

新西兰联储正在为太平洋岛国开发汇款账户。英国在其与索马里之间创建了名为“安全走廊”的试点计划,使汇款能够到达目的地,并帮助索马里人在次过程中建立受监管金融领域。本文撰稿时,这条走廊尚未运作——没有它,汇款流也存在——但这是一个有意思的想法。

在接收端,央行也可以很聪明。2017年2月,在国际金融公司的帮助下,汤加开发银行推出了名为“Ave Pa’anga Pau”的付款凭单系统。只能在新西兰购买,只能汇到汤加的银行账户。新西兰监管机构认为其符合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的规定,在最初14个月的运营中发生了200万美元的转账。

分享如何?覆盖太平洋和加勒比海多个主权国家的代理银行网络也在酝酿之中。

在私人领域,金融科技公司提供了一个机会。许多商业模式都是围绕着降低汇款成本而建立的。这也是Azimo、TNG、Ripple India和一些非洲金融科技公司的前提。

这里有很大的潜力,但也存在一些风险。每个司法管辖区的监管机构都必须与金融科技公司的方式协调,这些公司往往不会在它们的国家注册。

但金融科技或许就是答案。他们缺乏实体基础设施,这意味着其风险回报率与传统银行不同。唯一的问题是,迄今为止,金融科技公司一直在寻找汇款到印度、孟加拉国和菲律宾等人口众多地区容易实现的目标;他们需要确信,在马绍尔群岛或利比里亚等国采取同样措施的商业论证。

天生无国界的加密货币,也为金融包容提供了巨大机遇——但它们也存在风险,因其比金融科技更难监管。

无论是通过主流银行还是较新的数字模式,必须帮助那些从地图上消失的国家重新回到地图上,因为人们不仅会因为与主流世界隔绝而受苦,而且坏事也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发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