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年金催生养老金融

发布时间:2019-11-28 18:10

长期机构投资者是支持资本市场稳健发展的积极力量,而作为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养老保险改革的配套措施,职业年金制度将对中国的资本市场、金融体系产生哪些深远影响呢?

春江水暖鸭先知。自2014年年中开始的新一轮资本市场发展给实体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机遇,很多企业通过股票市场获得融资,股市的走牛也提出了一个现实问题:资本市场的长期稳定发展,即管理层希望的“慢牛”行情需要哪些因素支撑?理论上长期机构投资者是支持资本市场稳健发展的积极力量,而作为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养老保险改革的配套措施,职业年金制度将对中国的资本市场、金融体系产生哪些深远影响呢?


普遍建立的职业年金需要投资资本市场


2015年作为企业职工和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养老保险制度并轨的元年将载入中国社保改革的史册。根据年初公布的《国务院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国务院2号文件),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的养老金并轨采取同样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为保障并轨之后机关事业单位群体的养老待遇不降低,建立了普遍的职业年金制度。

职业年金制度在国务院2015年4月初公布的《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办法》中得以明晰化:职业年金由单位缴费8%和职工个人缴费4%组成,缴费基数与基本养老保险缴费基数一致。这样实账积累形成的职业年金基金将实行市场化投资运营,本息均计入个人账户。其中个人缴费实行实账积累;对财政全额供款的单位缴费采取记账方式,每年按照国家统一公布的记账利率计算利息;对非财政全额供款的单位,单位缴费实行实账积累。

可以看出,职业年金的重要特征就是所有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强制性普遍建立、实账积累。由于职业年金伴随职工长达几十年的职业生涯,要想战胜通货膨胀,必须也只能投资资本市场。至于投资股市的比例,根据笔者此前研究的结果,如果以上证指数为代表的股票、国债、银行存款三大类金融工具进行不同投资组合,以美国50年所罗门兄弟AAA级债券的收益率和其标准差(风险度量)作为参照,在股票比例投资30%以下时都是相对安全的,其标准差在10%-15%。如果养老金投资资本市场最发达的美国股市,选择“60%上证指数+40%标普500指数”作为股票投资标的,则可进一步减少单一市场风险20%以上。因此,职业年金投资股票是与基本性质是完全匹配的,不仅十分必要,而且风险可控。


职业年金促进资本市场发展


在中国以散户为主的股市中,缺乏长期机构投资者一直是制约其发展的瓶颈。机关事业单位职工普遍建立的职业年金将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一个长期的重要机构投资者。

2007-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美国股市能够快速反弹收复失地,甚至从2012年开始屡创历史新高,以投资基金和养老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作为中流砥柱是一个重要因素。根据经合组织(OECD)2014年发布的机构投资者报告,美国共同基金、保险资金和养老金三大类机构投资者投资股票的总市值高达19.48万亿美元,占股票总市值的81%;而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保监会、人保部、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的统计,按照美国同样口径计算同期中国的证券投资基金、保险资金、企业年金和全国社保基金这些资本市场的机构投资者拥有股票总市值2.87万亿人民币,占比12%。这鲜明的对比充分表明美国是以机构投资者为主的股市,而中国是以散户为主的股市。次贷危机之后美国股市屡创新高,而中国的上证指数在一年来反弹近翻番的情况下才4300多点,只是2007年高点6000多点的2/3。中美资本市场表现的巨大差距中,机构投资者的差距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即将入市的职业年金恰恰就是这样一个长期的机构投资者。养老金投资资本市场并非无先例可循:虽然中国股市前几年并未走牛,但投资股市的企业年金、全国社保基金却取得了骄人成绩。根据人社部公布的数据,2007-2014年间企业年金的年均收益率达7.87%,而根据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透露出的最新信息,其成立以来年均投资收益率更高达8.36%,都远远跑赢了CPI。这充分表明:中国的资本市场完全可以和养老金融合,那些认为中国资本市场不成熟、不能够保证养老金安全的观点有失偏颇。

资本市场是基于预期的市场,2014年5月《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新国九条”)之后,中国的资本市场开始从熊市中启动,在近一年时间里实现了局部牛市,资本市场融资功能得以实现。“新国九条”提出的大力发展包括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在内的机构投资者,将为资本市场发展开辟长期稳定的制度性资金来源,而资本市场的发展也为养老金保值增值提供了绝无仅有的投资工具,养老金与资本市场结合而形成的养老金融未来发展前途远大。


职业年金进一步促进养老金融深化


近期国务院职业年金办法的出台,标志着我国机关事业单位普遍的职业年金制度正式建立,职业年金的市场化运营将催生养老金融发展的步伐。

首先,至少个人的4%职业年金缴费将形成真金白银的实账,避免了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空账”的窘境。按照机关事业单位3800万职工年均缴费基数5万元计算,加上也实行实账积累的非财政全额供款的单位缴费,保守估计每年可积累1000亿元。这些职业年金基金中有相当大一部分可以投资股市,成为养老金融的重要基础性产品。

其次,由于是普遍建立的,职业年金的发展速度和积累速度和将远远高于企业年金。企业年金是单位自愿建立的,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仅2292万职工参与,积累资产也才7402亿元;而职业年金的普遍参与将追溯至2014年10月1日,积累资金数量也会很快追上甚至超过企业年金。

第三,职业年金的建立将带动企业年金的发展。目前企业年金大部分由大型国企建立,2014年在人社部备案的央企积累的企业年金高达4116.7亿元,占总额的53.5%。而职业年金的覆盖对象可以从中央一直到县乡一级的公务员和中小学教师、医生,这将对地方中小企业、民营企业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再加上企业年金可以发挥员工激励机制,未来企业年金的发展将逐步扩展,不再为大型国企所独享,而成为更多普通中小企业职工的养老福利。

第四,职业年金办法的出台首次打通了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养老金之间的藩篱。该办法第九条规定: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在达到国家规定的退休条件并依法办理退休手续后,在领取职业年金待遇时,既可选择按照本人退休时对应的计发月数发完为止,也可一次性用于购买商业养老保险产品,依据保险契约领取待遇并享受相应的继承权。由于商业养老保险属于第三支柱,这里在领取阶段开始时给予职工选择权,打通了养老金的第二和第三支柱,对于寿险公司更是利好,养老金和保险业的结合将成为养老金融的新亮点。

当前中国的货币市场、多层次资本市场、保险市场都快速走到全球前列,面对如此飞速发展的金融市场,包括职业年金在内的各类养老金都应当参与其中,让各支柱养老金投资不同类别的金融产品,融合成中国特色的养老金融体系。养老金融化将彻底改变传统社会保障制度的面貌,各类养老金在金融市场中可以实现保值增值,在迎接我国老龄化到来方面发挥关键作用。